Fun88乐天堂网站在线登录

 投稿邮箱:
您的当前位置: 您当前的位置 : 瑞安网  ->  人文瑞安  ->  玉海文苑  -> 正文

湖岭老街

vegaslifeofluxury.com2022年08月12日来源:瑞安网字体:

  一个雨天的下午,我在湖岭老街的深巷里徜徉,水雾弥漫,雨丝交织,在这条似乎被时光遗弃的老街道,任时光缓缓倒流,恍若步入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。

  老街狭窄悠长,路两侧皆是两层木质结构的楼房。我抬头望着两侧被临街老屋噬咬得不规则的狭长上空,一切显得那么遥远又触手可及。只有入口处几家卖粉丝的商铺稍微热闹,街巷深处的店铺大多紧紧关闭,想必屋内的居民已经搬迁或外出了。那紧闭的一扇又一扇的木排门板留下岁月深深的痕迹,锈迹斑斑的老式大锁似乎是想尘封历史的记忆。昔日的繁华早已烟消云散,只有那残缺褪色的店面,见证着当年的辉煌。这里曾经户户经商,有商铺、有手工作坊,也有理发店,等等。老街的门面是用上好的木材一块块拼成。每天天蒙蒙亮,店里的伙计将门板一块块地卸下来,叠在一起,靠在门柱的屋檐下,露出宽阔的店面来。傍晚,再把门板一块块地按槽合上,里面用一条长而结实的木杠顶着,牢固得很。店铺的楼上一般都有阁楼,供人住宿。

  湖岭镇是瑞安市西部山区一个中心镇,东临陶山镇,西与青田、文成两县接壤,南与高楼镇毗邻,北接瓯海区,全镇地域面积154平方公里,下辖1个社区,29个行政村,总人口6.9万人,是瑞安“一主两轴四片”城镇体系的中心镇。

  眼前这条老街作为湖岭最古老的街道,曾是古时连接瑞安、青田、瓯海等地的通衢之路,瑞安西部山区山货的集散地。曾几何时,湖岭的纸制品、山货被肩挑背扛运往各地。老街,呈东西走向,长度500多米,起于湖岭车桥头,与新兴路相接,止于三十二溪畔。据说因村前的湖上跨一小石桥,故名“湖屿桥街”,人们习惯称之为“湖岭老街”。道路宽度仅四五米,最狭窄的地方只有3米,从现在的眼光来看,这条街充其量只能叫小巷。沿街建筑皆为清末民初风貌,街的两边大多是木质结构楼房,多为二层,下店上房。由于楼房改建,变得参差不齐,不少八九十年代风格的新楼房掺杂其中,但总体上仍保持了历史原貌,抬头能看到楼面木柱、雀替、栏杆上的各种木雕,有飞禽走兽、才子佳人,精美无比。据粗略统计,目前仍然保留了85间旧式民居,比较有代表性的有“金萃生”店屋、“郑裕丰”南货店、“周泰昌”棉布店、“郑大丰”三层店屋等等。短短的五百米老街商业种类几乎囊括了百姓日常生活的全部门类,如柴米油盐、鞋袜衣帽、刀锤斧镰、锅碗瓢盆,应有尽有。

  “哒哒哒……”在一家店铺,一位上了年纪的长者正在一丝不苟地打银,一副老花镜耷拉在尖尖的鼻梁上,神情专注。橱窗里摆放着银手镯、铃铛、银牌、银碗、银筷等。器物上图案精美,栩栩如生。

  老人叫余秀定,现年68岁,从其祖父一代开始就在湖岭居住了。祖父迁自潮基余岙村,就是革命烈士余声斋的那个村庄,落户湖岭大同村后,繁衍生息。这沿街店铺是上世纪80年代其祖上用1万担谷物换过来的。打银是祖传的手艺,余秀定10多岁开始跟父亲学打银,28岁独立经营店铺,到现在已经40多年。打银店紧挨着的是卖香烛的店,三层木楼,店主也是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,他10岁的时候开始住在这儿,75年了。三层木质结构的楼房很少见,最先他们有三间房子,合称“郑大丰”三层店屋,后来其中2间卖给别人。

  这家打银店的对面曾是一家规模颇大的南货店,叫“郑裕丰南货店”,据说是这条街上最大的南货店。分前后两进,前为店堂后为住家。二层是走马楼,临街挑出的额梁上雕刻精美的花鸟虫草、飞禽走兽,墙柱上浮绘着许多栩栩如生的戏曲人物,细节中透着精致,古朴中透着沧桑,一雕一刻都在诉说这往昔岁月的沧桑。

  店里还摆放着竹椅、格橱等,仿佛古老的时光不曾远去,让人久久地驻足遐想。老人叫郑宝禄,现年83岁,以前经营过米行、水产等生意,家资殷实,在老街也是屈指可数、响当当的人家。南货店当年是这条街上规模最大的店铺,1957年因公私合营并入国营粮油商店,而他1960年到了供销社工作。老人膝下四女一子,四个女儿和儿媳妇都在西班牙、意大利谋生。老人的眼里写满了故事。

  老人回忆,那时候,一大早,老街就热闹起来。背箩挂包的,抱筐提袋的,推车负重的,单来独往步履匆匆的,往来穿梭,摩肩接踵,你拥我挤,熙熙攘攘。卖纸的挑着一摞摞草纸坐在他们家阶前头吆喝,卖农具卖刀锤斧镰的,卖杂货卖草木膏药的,吆喝叫卖声盈耳,讨价还价声震天,就像一曲悦耳的交响乐。因为狭窄,人流显得更加拥挤,短短一条街,要走通一次也必然挤得一身大汗。客源有来自本地的,也有瞿溪,甚至青田。一些纸农从芳庄、瞿溪等地翻山越岭过来,担纸来售卖。纸农用卖纸的钱,换米油盐布等生活必需品。到太阳落山时,老街逐渐安静下来,又恢复了固有的宁静。尽管老街越来越年迈,但它那独有的宁静一刻也不曾衰退。

  街上多年前还有一个纸亭,却不知何故拆除了,现今留下一片空空荡荡的水泥地,让人甚感惋惜。纸亭原是纸农卖纸和歇息的重要场所。据老人说,纸亭为四角亭,占地大概三间,亭中石柱上刻着楹联:“为名忙,为利忙,忙里偷闲少坐坐;谋衣苦,谋食苦,苦中作乐多谈谈。”亭子由四边木柱、柱梁相接支撑,承受整个亭子的重量。亭中有美人靠,与木柱相连,中间空旷,纸亭里夏天凉快,人们喜欢在此地乘凉,唠叨家常。小小的纸亭见证了一个时代的辉煌。

  老街还是旧时屏纸集散地之一,上世纪四五十年代,街上有“陈顺兴纸行”“郑锦记纸行”等六七家纸行,1个收购点(湖岭共设2个收购点,其中一个就在老街老宫),纸行情好的时候,老街上纸商云集,人头攒动。1950年,国家对屏纸收购实行统购政策,由各供销社就近统一收购,此举解脱了纸农翻山越岭担纸之苦,也稳定了市场价格。因而,各地纸行纷纷关门改业。年屏纸收购量不下4万担,最高年份可达12万担。90年代后,随着现代纸业迅速发展,屏纸失去市场,屏纸生意渐渐衰落,老街屏纸交易的繁荣景象不复存在。

  穿过一条狭窄逼仄的巷道,走出去,便是宽阔的三十二溪了。

  雨止了。

  回首处,淡淡的落日余晖洒在老屋的屋顶之上,重重叠叠的瓦片静默仰望苍穹,显得特别虔诚肃穆,瓦片与瓦片间那微小的细缝,似一张张不合拢的口子,向着天,对日月细细陈诉老街的昔日故事,街上老人的身影被拉长、再拉长……

  有人说,湖岭老街似温馨的港湾,让游子疲惫的心得以栖息。湖岭老街又何尝不是一坛久藏的陈年老酒,不仅醇醉着我,更是一代代湖岭人乡愁的根。(作者 余盛强)

(编辑:陈良和)

浙新[2004(7)] 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0039 ICP备案号:
中共瑞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瑞安市融媒体中心承办
温州网提供技术服务 瑞安网 版权所有 广告刊例
地址:瑞安市安福路瑞安日报社 电话: E-mail:
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

温州公安网络警察警务在线 浙江省温州市禁毒网络举报平台 betway必威中文官网 下载永利网app 必威体育betway betway必威注册 澳门新莆京在线登录 必威体育精装版app下载 威澳门尼斯人手机版下载安装 必威体育app手机版 云顶国际app免费下载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手机版